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教工之家 > 教师随笔

荷塘旧事

发布时间:2014-1-9   来源:本站原创   作者:   浏览:7932

学完《清塘荷韵》,想起外婆家影壁后的荷花了。

那里有一个椭圆形的水泥池子,离地一尺来高,里面种满了荷花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荷叶。荷叶圆圆的,贴着水皮,和水中的鱼儿嬉戏。有时,我会拿起一根草棍儿撩着水和叶子逗,看叶子不动声色的将水珠滚来滚去;有时,也会不礼貌的把水捧在手里,大雨倾盆一般从上倾倒下去,不怀好意的看着叶子在水里挣扎,当它躲过劫难稳稳地平铺在水皮上时,自己只好悻悻地离开。

无风的日中,叶子在水上静默着,似乎在和花儿低语,向飞来飞去的蜻蜓倾诉。倾诉什么呢?是花下的清凉,亦或是水下的快乐?出水的叶子很美,在风中袅袅婷婷,婆娑披拂,仪态万方。有时,我和几个调皮的伙伴儿把水流滴在叶心儿里,看着它凝成一粒粒夜明珠;有时,会把叶子扭下来,盖在头上,打着伞满院子跑。

安静的时候,便是趴在池子边上看游动的小鱼。几条红鱼儿,你追我赶的很来劲。那条大点儿的摇头摆尾,要多神气有多神气。那些粉白的、通体透红的或穿梭在茎叶间,或流连于水草里。一会儿吐着泡直冲水面,一会又箭一般俯冲水底。往来翕忽,似乎在和我逗乐。那条与众不同的黑鱼,游走起来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,惹得我不由自主的撩起水帘驱赶她。太可爱了,这些生灵。喜欢它们,是因为我的外公。

我外公一直病怏怏的,却从来不疏忽对这些生灵的管理。他喜欢养荷花喂金鱼,于是不顾外婆的反对,年年侍弄着这些花儿、鱼儿。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,是出门准备鱼料。有一次,他拗不过我的恳求,只好带我去。我和外公来到大石桥下的水坑边上,停好车子。外公从车子后架上取下渔网,嘱咐我在河边不要乱跑。他便静静地蹲在那里,把鱼网放下去。一向不曾安分的我也只好静静地在边上等待着,等待着。水坑边有很多像外公这样的人,他们都在一网一网的打捞着什么,我问外公:“这些黑黑的小虫子是啥?”“水狮子。”外公自豪地答着“水狮子也像鱼儿一样养着吗?”“不是,是喂鱼的。”原来如此,外公每天的工作,便是为了这些可爱的鱼儿能吃到新鲜的食物!可惜的是,外公六十岁的时候,便因病走了。他的离去,让花儿不再红润,让鱼儿不再健壮,让荷塘失去了生机。

荷塘的生机,不仅来自鱼戏莲叶间的魅力,更得益于那些凌驾于荷叶之上、迎风弄姿,似乎在睥睨一切的荷花。一池莲藕,开花的季节最是绚烂。看吧,莲叶田田如浮水碧玉,清翠欲滴;新荷艳艳,象红灯盏盏,耀目骋怀。粉红色的荷花袅袅娜娜,或娇羞低语,或开怀大笑,引来无数的蜂蝶,围在池子中央嗡嗡闹着。有些躲在叶子中间,偶尔微露双颊,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意境莫过如此。盛夏,正是荷塘热情勃发的时节。荷映游鱼,风送花香,一派旖旎风光。

微风徐来,荷塘在窸窸窣窣中将清淡的香气撩拨的很远很远,难怪外婆总会说:“丽,别摇动花梗,花儿断了,莲子就瞎了。”我才不做“摇花大盗”呢,我最喜欢的事便是夏末,可以看着外婆不紧不慢地走到荷塘里去,用剪刀将大大的莲蓬一个个剪下来,放到我手中的箩筐里去。已经谢了花红的莲蓬有点丑,先前的碧绿或深绿色已经褪尽,一道道暗褐色的经络自上至下,勾勒出匀称的皱纹。莲蓬子也加深了颜色,变得坚硬起来。曾经那么美丽的衣裳去哪儿了?喔!鲜红的花瓣从从容容在水面上荡漾着。些许干枯的花蕊,老筋一样附着在茎上,不忍离去。秋风无情,让柔嫩的荷花褪尽铅华,然而,素面朝天的她依然两袖清风,坦坦荡荡面对微寒的池水。花对水的柔情有谁能懂?水恋花的情事又有谁能说得清?深思被外婆的话语打断:“莲蓬子可好吃了,咱去煮一点儿吃吧。”

莲子成熟时,恰好是槐树结子的时期。外婆家靠近东南的地方有一颗笨槐树,深秋时节,浓密的树荫里早挂满了一串一串绿得发亮的槐米,仿佛是许多人参果在阳光下闪光。槐米劲道好吃,能把人心里的馋虫勾出来。外婆整天乐呵呵的,人称“老小孩”。她是我们大家的头儿,她指使着我们玩儿,玩儿出花样,吃出花样儿来。

这不,玩伴们闻着味来了。上树的上树,拾果儿的拾果儿。我比他们小,自然参加到捡拾果子的行列。有几个特英雄的会在外婆的悉心教导下,将一串串槐米搓皮。搓皮的工具简单有实效,两块砖对起来,把槐米放在中间上下搓,搓出绿色的汁水来,把外皮和内瓤去掉,一片片豆瓣儿大小的白色的筋儿便下来了,这“筋儿”便是我们的美食。一切准备就绪,那边外婆的莲子也上了锅,一群孩子在“老小孩”的带领下唱起了歌。唱着唱着,白色的炊烟腾腾而起,我们的心也随着青烟飞向遥远的天空。天,那么蓝,云,那样白!自己仿佛是下凡的天女,手持花篮,将奇花异草在轻歌曼舞中洒向大地。飘飞着,恍惚之间,闻到了灶台上一股股摄魂摄魄的香气。莲子出锅了,裹挟着莲藕的清香,轻嗅,沁人心脾。槐米也上了桌,轻咬一口,那劲道,越嚼越起劲。此味道,“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?”

流金叠翠的岁月,像荷塘的片片霞光,转瞬即逝。美好丰盈的回忆总是在灿烂纷杂中乍起又落。岁月的沉淀,让我记住了荷塘的很多趣事。最有趣的是那个凉风习习的午后。

午后,不曾睡觉的我们捉起迷藏。我跑着,笑着,可是蒙了眼睛的表妹娟子一直追逐着我,我吓坏了,想到自己被蒙起眼睛的情景,害怕极了。身子不由自主地退到荷塘边,娟子顺势扑来,自己急中生智的一躲闪,娟子扑空了,一头栽下水去。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我,呆在旁边不能动弹。年龄小的哭出了声儿,表姐霞到屋里喊人。正当娟子奋力挣扎地时候,外公出现了,他迅速把手放进水中,捞到娟子的胳膊往上拽,表姐霞这时提溜到娟子的小辫子。娟子上岸了,荷塘一片狼藉。看着浑身湿透的娟子,大家长吁了一口气。

趣事的另一头连着寒冬,寒冬到,水自然结冰。外公不会让水在池中冻住。于是,冬日的荷塘变成了荒芜的废墟。椭圆形的池子深了许多宽了不少。怎么玩呢?几个人见旁边堆着土坯,便坏坏的来了劲,没有谁指使,没有谁建议,不约而同做了同样的动作:搬土坯,投下去。不规则的排列自然形成跷跷板,几个人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疯玩起来。当大人到来时,土坯已经变成一堆黄土坷垃……大人们哭笑不得,跑远了的我们坚守着胜利,幸灾乐祸扬长而去。

快乐的童年,磁性的记忆,无论何时想起,永远是一份美丽。荷花,本质无华,却为我带来生命的绚烂。岁月,本无情感,却因为荷花的存在,让亲我爱我的外公外婆永远焕发光彩。他们,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永远活在我的世界里。因为他们,我过得快乐;因为荷花,我的生命有了崭新的意义。


 

下一篇:春雨入梦

Copyright 2008-2018 赵县职工子弟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311- 84946183 E-Mail: zdxxok888@163.com
备案/许可证编号: 冀ICP备10006129号 地址:石家庄市赵县自强路130号
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作品版权归本学校所有,未经同意不得有任何形式的转载使用